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学习监督互助组

学习监督互助组

6775 帖子 904 成员
创建于 2018-10-23 组长:落木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 之前写过主教之牧会,虽领会仍浅,语焉不详,但希望今后继续跟从学习,在这座宝藏中深入挖掘,以飨读者,并荣耀神。今日笔者妄图穷尽笔力来追忆母会长执同工及众肢体,描绘出众英雄群像,稍尽心意,并等待他日史家之...
    耘云赟晕 发表于 9 天前
    3
    582
  • 你说我是不是风吹两边倒的人,我必须是啊,见风使舵,鉴貌辨色,这对于我来说是比学习乃至工作婚姻更难的。我比较过敏,关键在于我是温室中长大的,不仅父母,连主教过去都有意替我过滤了许多。而今,他们又在培养我...
    耘云赟晕 发表于 15 天前
    2
    176
  • 教1班外国文学的是唐建清老师和董晓老师,教2班外国文学的是俞斌老师和昂智慧老师。唐建清老师虽然教的是外国文学,却以温文儒雅著称。而俞斌老师则大大咧咧,为人不拘于形式。当然他们的讲课水平都很高,董晓院长...
    耘云赟晕 发表于 22 天前
    0
    78
  • 汪维辉先生原来在四川大学跟随大师张永言先生读完博士后,来到南大中文系跟随音韵学当代泰斗鲁国尧先生读博士后。这是汪维辉先生的幸事,也是四川大学、南京大学的幸事。后来汪维辉先生回家乡到浙江大学任教了,连刘...
    耘云赟晕 发表于 22 天前
    0
    141
  • 写小姑妈我费了甚多踌躇,抱着估计写不真切就不写就搁置就延后的原则,我一拖再拖。当然也因此耽误了写其他姑妈的工作,我有整体呈现的意识。相对来说,比起大姑妈、二姑妈,小姑妈很少独当一面,也没有特别的功业,...
    耘云赟晕 发表于 24 天前
    0
    67
  • 4楼男生就比较集中了。404室是我自己的宿舍。404室从门向窗口铺位从下到上四位同学分别是陈志向、我、梁雪还有宗泽+岳飞的合体宗飞(开他玩笑的)。陈志向是广东湛江人,他和谭飞燕是同乡。他的个性非常鲜明...
    耘云赟晕 发表于 24 天前
    1
    242
  • 整个本科阶段张伯伟老师都没有教过我们。但伯伟老师的耀眼光芒是容易让人自惭形秽的。很长时间里面,我不仅在多年同学的光彩下焦虑无奈,而且,也可以这么说,我一直想成为伯伟老师那样的人。莫大先生是新中国第一位...
    耘云赟晕 发表于 26 天前
    0
    163
  • 302室的同班同学有苏州人徐峰,徐州人许瑞龙以及澳门同胞阿Bee(王济峰)。徐峰智商相当高,军训时大家都刚进母校,谁都想把最好的一面留给大家。第一印象我们那时理论上未必懂,但心里很清楚。只有他,军训时...
    耘云赟晕 发表于 27 天前
    0
    93
  • 刚上了南大,室友梁雪要去校刊《开拓者报》应聘编辑,于是我也跟着去了。他刚上南大时很带劲的,毕竟是当年江苏省语文高考第一名。我则是八卦新闻看多了,比如明星陪朋友报考朋友没考上明星却开始出人头地。当然,这...
    耘云赟晕 发表于 29 天前
    0
    147
  • 第二学期古代文学课是巩本栋老师上。赵路同学特别喜欢程章灿老师,可能如果章灿师后来开更多选修课她都义无反顾。刘玉香同学则章灿师和本栋师都很喜欢。记得巩本栋老师是接着章灿师从宋代文学开始讲的,上课第一句话...
    耘云赟晕 发表于 30 天前
    0
    107
  • 如果不是小方吾师,我大概会逞能地去学古代文学,比如大二暑假小方吾师义务开办的中文系暑期培训班上,我最初想写的是杜甫杜诗。小方吾师当时听说了,告诉我杜甫杜诗这个题目比较大,暑期班短短十几天几十天时间不容...
    耘云赟晕 发表于 30 天前
    0
    69
  • 强迫人做事效果是很成问题的。如果你希望孩子讨厌做一件事,那就不断强迫他去做吧,不分时间场合时机。真正按立了,成为自己人,主教是很注意保护同工的积极性的。如果你希望别人去做一件事,那么最大限度尊重他就是...
    耘云赟晕 发表于 30 天前
    0
    83
  • 小方吾师对自己的治学是相当自信的,胸中自有一股豪迈之气。但老人家谈到黄景欣先生仍然称赞黄先生是洪诚先生的大弟子。据说在黄先生故去多年之后,北方仍有大学术权威提到他,语言中充满了惋惜之情。南京大学中文系...
    耘云赟晕 发表于 31 天前
    0
    105
  • 本来我很难把秀秀姑妈当作自己的姑妈,她老貌不惊人,似乎没有疑问的是,她也是爷爷奶奶成人子女中(有一位姑妈夭折了)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位。前年还是去年,她老过世了。尽管后来我去西安之前一度在自己爷爷奶奶大家...
    耘云赟晕 发表于 34 天前
    0
    85
  • 虽然前不久去扫墓时在大伯家的车上,我爸仍旧纠结当初如果听从我的意见报华东师范大学我后来的人生会不会顺利些。早在西安的四年甚至在读研乃至在读本科时我就纠结过了,因为纠结得够多,大主教他们因势利导下我很快...
    耘云赟晕 发表于 34 天前
    2
    181
  • 嘿嘿,因为我保研后父亲解除了我恋爱的禁令,因此在读研时在感情方面我因为憋得久了动作是相当夸张滴!我青春期发育后,到去西安之前,一直在为自己的性欲情欲烦恼头疼。确实性欲情欲给人带来的快乐满足非同寻常,但...
    耘云赟晕 发表于 39 天前
    0
    95
  • 虽然真正我信仰信进去是到西安以后,但诚实一点的话,我的信仰之路是在南京起步的。平心而论,刚考上南大时我是特别珍惜,内心也非常欣喜的。只不过以往在学校的自负到了南大难免有些自卑。于是大一变成高四,大二变...
    耘云赟晕 发表于 40 天前
    0
    112
  •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古之人诚不余欺也。如果没有本科和研究生的对比,我不会知道哪怕通常看来只需一个人捣鼓就可以的学问实际上并非如此。当然,也不是说你非得八面玲珑不可。建国后陈寅恪先生的处境相当微妙...
    耘云赟晕 发表于 41 天前
    0
    138
  • 民国时期的“完人”校长梅贻琦先生说,大学不是因为有了大楼才叫大学,而是因为有了大师才叫大学。本科时系里奇思妙想,把曾在中文系任教的十位大师的简介做成书签分发给我们,当时叶莱还气愤洪诚先生没有列入。钱学...
    耘云赟晕 发表于 42 天前
    0
    179
  • 读研时研究的洪诚先生曾说,老师(黄季刚先生)的话影响了他一生(指洪诚先生此后研究三礼,后来成为当代三礼大师)。那么毫无疑问,小学的启蒙老师们也影响了我的整个学生生涯,并将持续影响我一生。这个体会原来还...
    耘云赟晕 发表于 44 天前
    0
    114
  • 照理,我应该多写写自己同门的年高师兄、计伟师兄、江胜师兄、永革师姐、辉芬师姐、薛蓓师姐(薛师姐虽然是徐州人,但长得和我宜兴的大阿姨挺像的)甚至张萍师妹等等。可惜一失足差点成千古恨,幸亏遇到大主教他们,...
    耘云赟晕 发表于 46 天前
    2
    184
  • 二阿姨和二姨父长期在我心中是存在缺乏感的。如果小时候非要让我在爷爷奶奶大家庭和外公外婆大家庭中二选一,我会倾向前者。现在则是都要。小时候在张渚大街上遇到二阿姨,她会激动得下自行车到街边买点糖果给我。相...
    耘云赟晕 发表于 47 天前
    0
    165
  • 今天高考哩,预祝学子都能金榜题名!高中是我第一次进入重点学校,当时能进重点学校当然是自己学力的最好证明。后来江苏省苏州实验中学成就我把我推向江苏最高学府。苏家头晶晶因跟小时候在火车上正很为郑陆中学(音...
    耘云赟晕 发表于 52 天前
    0
    127
  • 读研时和读研毕业后去西安之前,是我人生中极其特殊的时段。此前我虽然担任过班干部,拿过奖学金,在班级在系里乃至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大家庭红得不行,但此前我其实跟自己父母关系都是肤浅的。华理克在《标竿人生》...
    耘云赟晕 发表于 53 天前
    0
    154
  • 虽然现在母校关注鼓励我的老师好多,但之前在扣扣上我能联系上的母校老师就是川大的陈文杰老师了。辅导员杨克铨老师对南大中文系绝大多数老师都十分认可,对川大的汪维辉老师以及陈文杰老师也是激赏有加。不过本科汪...
    耘云赟晕 发表于 53 天前
    1
    152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