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打卡]母校本科那些事儿——同学篇(三)

2024-06-25 18:55:41
1
236

4楼男生就比较集中了。


404室是我自己的宿舍。404室从门向窗口铺位从下到上四位同学分别是陈志向、我、梁雪还有宗泽+岳飞的合体宗飞(开他玩笑的)。

陈志向是广东湛江人,他和谭飞燕是同乡。他的个性非常鲜明,和女生交流多,毕业聚餐时差不多和每位女生都拥抱了下。当初我对此是特别反感的,只是没有明说而已。很多年后,我终于理解了他,原来他的四年乃至更漫长的大学生涯比我更难,至少某种意义上比我的前四年难,只是无法言说,说了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现在他早已从复旦大学裘锡圭老先生处博士毕业了,可能说说也无妨,却更便于大家关注高校那些天之骄子们了。

志向同学学习的心态很轻松,他不理会父母给的不必要的压力,当然反过来他父母也多少还是讲些民主的。所以他其实更需要同学的支持和关心,只是不便于流露,所以他假借男女的世俗吸引来获得仅有的关注和保护。同室四年乃至更久我都没有发觉,可见他的心理素质以及综合能力。相形之下,他的学习能力和学业得意经历都显得平常。

不过他具体的学习过程和学习方法实在有很多值得借鉴之处。整个前三年,他学习的出色都不明显。他似乎很关注自己和女生的关系,不那么看重学习。大二暑期班他也参加了,倒也是借了不少本很厚重很经典的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的读物,但是最后写成论文还没有显出来。过后不久,梁雪跟我说他学习出色,我还不相信。算学分绩,他那时纸面上没有乔小亮高。后来乔小亮保研北师大没有去,要考本校的,只是考试那天他没有去,志向也表示惋惜。压力太大了,我们没有办法想象他的压力。而他是最早被辅导员表扬的男生。后来即便开会分别时侯哥带我们送上连呼“天才”的齐声鼓掌也没有缓解多少他的遗憾。想当初,晓亮刚入学对学习就特别上心,连佘卉都曾对其另眼相看。

大四时志向果断考研,别人的考研像打仗一样,他的考研更像只是延长学习时间而已。本来报古代文学,有很多诗文要背,那么就报古代汉语。刘玉香很关注男友夏伟的考研情况,志向考研乃至读研了似乎还是很关注女生。后来想想,他的成熟也是相当夸张的,看透了。有这种成熟程度,能考博读博成功也就自然了。顺便提一句,读研时裘老曾来南大办过讲座,当时我忘情地拿着《文字学概要》请裘老签名。之前中年语言学家出自选集,全国也没有几人有资格入选,南大是鲁国尧先生,复旦则是裘锡圭先生。那场讲座志向兄也在场。可惜他后来功成名就之后就不现身了,偶尔跟詹詹同学联系。

梁雪是那届高考江苏的语文单科状元,具体是142还是143来着。最初雪仔跟我有点不对付,一起去军人俱乐部,我买的书他才买,不然就干脆放弃。如果说语文功底,他确实比我好,吃老本都可以吃完整个本科。但是很多书我大学阶段读了中文系才看,不读中文系可能这辈子也不会看。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的很多书籍还是到了西安以后才看的,这是我后劲足的一个重要原因。可雪仔高中时就已经像大学那样放开读了,不仅是《围城》这样的严肃作品,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他也几乎翻了个遍。以至于有次讲座,他站起来直言为什么金庸的小说不可以像其他一些经典文学作品那样若干年后登上大雅之堂!当然,有关金庸作品的问题,王彬彬老师也曾在自己的讲座中有过评论,比如武侠小说中主人公大批金银细软的来源?只是好像师生之间没有直接对话,略可惜。

后来雪仔就成了网咖王子。起因是他的漂亮女友来了之后他有点魂不守舍,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表达怎么调节,很多时候只是在游戏中缓解自己的相思和爱恋之情。男女在那个年龄情感是很炽热的。而我当时表面上还对他大体保留尊重,实则多少有点轻视他……

只是我们的关系经历了更多曲折之后,很长时间我们成了特好的基友。成绩下降之后,以学习起家的仔仔还是会对自己不满,课堂之外学校之外的很多信息我得之于他。他不是没有想过东山再起,只是有时在国内的情境下一次考试不利就如同一个污点,洗刷过往就不是丈夫没有担当。也因此咱们必要的虚伪就是社会适应能力,可惜仔仔其他方面社会适应能力超强,这方面始终没去突破!

当然,这对于我也有好处,他后来对我的认同好珍贵,我大四不多的精彩生活得感激他,他总是出色地陪衬我。他对自己的后来越不满,仔仔对我的认同就越深,我们都有几分痴傻之气……后来他结婚了,妻子是公务员,我特别高兴,在漂泊了那么多年之后,他的魅力还是那么大呀!

飞飞和我基本没事,他低调,只是正常地完成学业,他并不是没有想法,只是对世情看清之后淡然得让人心疼。其实他也了不起,只是太懂事委屈了自己泯灭了光芒。

在宿舍,飞飞经常趴在桌子上看书,准确地说,就是跽坐在板凳上。后来才知道这是古人更为正式和尊重的坐姿。只是我小时候这样被我妈硬是纠正过来了。另外,作为文科生,飞飞对地理很痴迷。好不容易高考过去了,他有事没事逮着机会就会在任何纸上画地图。有时他会得意地想要考我一下,可光他那时说话那个架势就颇凌厉,大异于平时,我主动挂出免战牌。思索他那个底子,稍微进修一下,到好的高中当地理老师是有余的。

我们那会儿都比较迷体育,也喜欢听歌。405室曹文每次买来体坛周报,他没看完我就去争取。他刚看完,就潇洒地转赠给我,我一边看一边再分给飞飞。那时我们班男生还一起集体买过英格兰队服。我苏丫丫(球服背后英文缩写可不是S.Y.Y.,苏丫丫还是侯哥打趣我的)是16号,志向兄17号(后来他球服的1字严重磨损了),辅导员杨克铨7号(就是小贝的球衣号码),李冰李总8号(当时斯科尔斯的号码),9号、10号分别是杨进、石磊的。其他人具体我不大记得了。曹文后来自己球服不见了还是怎么的,每次集体踢球都问我借球衣。

飞飞还很迷音乐,尤其是港乐,我们小时候是港乐几乎一统天下的时代。张国荣出事,飞飞第一时间就从电台听到了。于是我开始疯狂关注这位天王巨星,直至长期成为他的粉丝。而之前我对他挺抵触。早早老师(也就是张春晓老师)当时教室播放了一部又一部张先生的经典电影。虽然以前我也随着学校看了不少部电影,但那会儿才该是我最初的电影启蒙教育,直至后来大主教、齐宏伟牧师、王怡牧师推荐电影后一发而不可收。

大四找工作时,飞飞面对校聘的各家单位爱你在心口难开。不过后来回到淮安,他经熟人介绍很快找到了工作,并且工作一直稳当顺利。或许他出生在我大伯家,读完博士没问题。但是按着他的人生剧本,他已经写到最好。无所谓遗憾,除了亏待了自己他无可挑剔。


407室藏龙卧虎。后来四位室友都成为了公务员,且多是鹏程万里,他们的相亲相爱,成就了01中文的佳话。虽然我也担任过四学期的班干部,并且干活时也多受好评,但他们后来发展特别好,我无可避免地沦为了陪衬。后来想想这其实也是上帝对我的大爱,是老师们对我的深爱,他们不是不认可我,而恰恰是为了保护成全成就我。他们当然很爱这些母校本系的杰出校友,但虽然我长期籍籍无名乃至销声匿迹,但他们对我的爱穷根究底不比他们少多少。爱或在明处或在暗处,或助你高升或让你隐于闹市乡村,都是为了让你得到对你来说最好最实惠最舒心的生活。

老叶同志是我十年同学,几乎,因为本科毕业他去了西部支援建设一年再回来读研,所以那时候才隔了一届。这种缘分是实在难得的。

后来大家分开了,平心而论,叶莱某些方面确实在我之上,不只是文理更均衡,也不只是字写得罕有其匹。甚至分开后我有意无意地一直在真正向他学习,虽然后来的我他从内心深处也真正赞赏。我想这应该是佳话。

叶莱的外祖父是当代著名书法家、书学家祝嘉先生,字写到祝嘉先生那个水准,已经远远远超出我的鉴赏范围,超出我的评价能力。这么说,有次他妈祝雅女士来南大浦口看叶莱,当时还有高中的袁志岚以及凌华,我们一起拍了若干照片。后来他妈客气,特意寄信把照片赠我。照片固然心意难得,更重要是信封上的字美感十足,再次令人叹服。而他外公和他父亲叶叙玄先生的书学造诣和成就又远过于祝雅女士。

在这样的书香门第家庭中长大,叶莱自小慧根早成,尤其在书画方面,被目为“神童”。成绩一直领先自不必说,还特别深情。小学暗恋一位女生,全校都知道,那种暗恋强烈纯粹到连在他面前提起女生名字他都觉得是不尊重自己。甚至这份感情让他到本科做男班长之前一直心理抗拒和其他女生正常交流。当然,后来的他终于把天性中活泼开朗的一面班级工作中流露在女生面前,和女生的关系也处得出奇得好。

班导师董晓老师,也就是现在南大文学院的院长,曾在第一学期期末考试即将结束之际来男生宿舍探访。当谈到1班2班古代文学的两位授课老师时,董晓院长当时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许结老师没有上过大学,但他有家学渊源,论文被章灿师等人看到,他们马上认为论文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学术水准,很快特事特办,许老师被中文系正式聘用,直至后来成为教授、博士生导师。读研时新闻系系花我正是在许老师的《中国文化史》课堂上结识。

当时董院长还谈到了章灿师,他毫不吝啬地总评章灿师为“天才”!虽然董院长的热情洋溢是出名的,但那么评价他的同事还是第一次,也是不多的。当时叶莱也在场。章灿师是当年福建的文科状元,先在北大历史系学世界历史,虽然没有在本校本系继续深造。但当时他老对新诗兴趣浓厚,不仅爱读,还颇多创作。另外,就是章灿师在本科时就把外语学得很好,甚至在南大跟随千帆老就读时还帮千帆老翻译过日本友人的日语来信(可见《闲堂日记》,凤凰出版社新版《程千帆全集》)。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后,不仅他的学识授课能力让学生折服,那种魏晋风度也令人着迷。私下里接触章灿师对学生没有架子,除了教学和工作,他老极其随和亲切,甚至因为对英美汉学的研究,他有时跟英美大教授的为人处世很接近。当年评选南大我最喜欢的老师,我们班推举两人,一为小方吾师,一为章灿师,是一票一票选出来的。后来因为只能推举一人,因为小方吾师的敬业和辛苦付出,大家心有歉意,才忍痛割爱。那次小方吾师得知自己真的当选后,热泪盈眶,即便没有亲见但想象此情此景都无法让人不动容!后来叶莱选择天才师为自己的导师,是非常明智的。虽然没有跟随天才师读完博士,但这场师生际会仍是美不胜收的。而我发自内心尊敬千帆老起因就是天才师对千帆老的敬重和服膺——连天才都服膺毕恭毕敬的人谁能怀疑?

叶莱还早就被室友侯文涛同志目为“中文系第一奇男子”。说实话,他们宿舍几人尤其叶莱、侯文涛,杨进心智成熟程度确实骇人。当年侯哥说班上哪位女生比较适合我,我觉得对方肤色不够白没有考虑。事隔多年之后,我发觉他的眼光很毒,居然把我和女生看得那么透彻。下一个给我这种建议的就是主教了,我刚去,老人家就说元元比较适合我。一开始我觉得不配(最初我配不上她啦),后来发觉真是如此。而侯哥实际年龄比我还小一岁,当时他的这种心智成熟程度确实有碾压之势。

但侯哥最了不起的地方就在于他那么强那么厉害,可是你和他在一起时有时感觉不出来,更米有压力。说句搞笑的话,他的前一点可能我可以学到做到,后一点不认识主教不娶自家姊妹这辈子也做不到。他的那种简单洒脱从容其实建立在对社会对人生对人性深刻准确完整的把握上。他们宿舍不仅仅他如此,叶莱、杨进乃至金林都达到了。所以他们宿舍的平均水平特别高,而侯哥、叶莱、杨进一直惺惺相惜,岁月荏苒而友情愈笃愈坚。

杨进是扬州人,和徐兴无老师是老乡。我觉得01中文最大的遗憾,杨进又称杨才占了两个。尽管现在他在人生路上如此春风明媚阳光灿烂,但他当年没有给系花一个交待,也没有把自己的满腹经纶留给母校!当然系花没有计较,系里对他后来的发展也特别满意,可我还没有释怀!只是他那么优秀,相处越久交流越多你越难以嫉妒他!这个本领可能我是学不会了!不过还是得说句实话,谁不希望有他那样的同学朋友呢?01中文没有他感觉中文的味儿就淡了!


408寝室我跟他们最熟。长大后,才知道保持友谊是那么难的事,和异性相处有时几乎是无论如何都处不好的,同性友情会长些,即便如此,也会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初中时以为大丈夫何患无妻,只要自己优秀了自然也会有同性友谊。原来大丈夫也会担心没有合适的妻子,甚至担心没有妻子,后者的担忧乃至会超过前者。男性有时也会越优秀朋友越少,我这里说的不是普通意义层面的朋友,有时困难了才清楚一些。但我想408室乃至更多的同学是这样的朋友。

中铁李冰李总高中时就入了党。也可以说,那些高中入党的同学中学心智成熟程度就达到了普通人的大学水准。刘希是山东济宁人,她考进南大比咱们江苏人更不容易,刚接近她会发现没有特点就是她最大的特点。她是本科时就可以和辅导员用朋友的方式交流的,我到了西安自成体系不假,可不是快挂了快完蛋了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和主教那么说话。通常我那样就是没有教养不懂规矩乃至十恶不赦,近几年主教才真正理解我,我也才理解他。而王炜我感觉自己的心理和生理那时和她不协调,而且担心她会千虑一失。虽然也是大姐,但到了西安我不再想驾驭另一半了,新闻系系花也是大姐级别,但交往过程中我太不成熟而大姐级女性在感情里也未必多么明智。当我看见她们的软弱,就容易把她们还原成女人,不会觉得自己可有可无了。有些女人注定是大哥的,有些男人注定是大姐的,大姐得不到其他女性更没有机会。人啊,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李总不是先声夺人那种,而是交往越久越觉得靠谱那种。当年叶莱做班长侯哥李总鼎力相助,我就知道叶莱没问题了。当年比起他的字和成绩,我更艳羡他的骨气和独立人格,而后我用了二十多年时间去追求,虽然所失甚多特多,但我成了当年我理想中的文化人。

李总是单纯又不失深沉那种,可以礼貌不失分寸又进退自如地和各种人打交道。这以前是我最大的短板,所以就算在校内买轮滑鞋校外买二手自行车总要麻烦他同去。冬天挂水也是,只不过徐天舒陪我过多影响自己学业了。虽然他不陪我可能也会延期,但没法正面影响他我也逃脱不了干系。看见新闻系系花给老师送鲜花,这是她的加分项。非得找自家姊妹,这方面考虑也是很大因素。该讲原则不讲原则该让步不肯让步,我不如本科包括研究生同学远甚。而李总照顾自己有余。当然不是说他没有困难没有麻烦,而是他善于协调处理,而且很多时候不会告诉你不给你增加压力。

大一军训结束,本科同学第一次正式见面。那次见面会上董晓院长(当时还是我们的班导师)倾情献曲一首《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当然真正让人咋舌又佩服的还是大一下半学期去安徽古镇游玩时他俄语演唱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次见面会上,主持人说到我们班有两个“天舒”,一位是读博成功现今在北京某图书馆工作的程天舒,另一位就是我的好基友徐天舒。

我们初识于军训,我们后来都进了“飞虎队”(笑,飞虎队的谐音是什么呢)。当时教官觉得我走正步与周围不协调,但似乎我的态度精神意志品质都没问题,于是单独把我和旁边同学拉出来分辨。几次再走正步之后,教官发现了我的问题,用力绷紧过度,所以手势步幅过大了。叔叔原先在部队也特别用力,退伍多年后有时第二天起来被子上雾气腾腾!

天舒的文学天赋即使不是我们班上最高的,也得是最高的之一。他对诗歌以及文字的那种敏感是特别夸张的,通常我以情感丰富以及充沛见长,但这点到了他面前还只是小弟。去西安之前,表面上很多时候我彬彬有礼,礼貌客气,但其实我的自控能力很弱,很多时候只能靠父母老师压着而已。读研以后,我不理会长辈的意见和感受,情绪就崩塌蔓延到无法收拾。小弟尚且如此,兄长更不用说了。

当初虽然天舒有时候会偏科,但他在南京时创作了很多作品。如果他愿意尝试去投稿的话,他现在一定是名作家名诗人了。而且他有古音学常识,所以他读司马迁《报任安书》有时能穿越时空仿佛坐在太史公旁边看古人奋笔疾书乃至听古人对自己倾诉。原先我觉得这玄而又玄,许多年后有时读经典作品我也能感觉出来,原来这是真的!虽然古人写作时不一定刻意通过字的平上去入等等来表露心声,但不经意间还是会留下痕迹,最简单的就是当作者情绪激动时他笔下的文字要么就是特别连绵不断要么就是特别短促急促……


406室我去得不多,我待在宿舍时间比较久,以前大多在宿舍自习。而他们宿舍的人白天大多数时候都不在宿舍里。后来郝亮来苏州自来水厂工作了,据同时进自来水厂工作的同学王炜说郝亮在单位里干得不错,很受领导器重。他高中时在本校就相当出名,不仅学习好,也擅长做学生工作。

进了南大,因为履历确实漂亮,所以成为了第一届班委。刚开始可能因为其他不必要的原因同学容易轻视他,因为他确实有才,学习基础好,实际能力也强,如果你不充分尊重他他也不愿意敷衍你!知世故而不世故!

后来大二时他高中美女学妹考进南大,他们就拍拖了。偏见被现实打脸了。但事情还没完,大四,好单位进南大招聘,郝亮非常顺利就被苏州自来水厂录用了,顿时全体同学都刮目相看。

还没完,人家进了单位自己的成熟睿智才充分体现,具体工作我没有亲见,但据王炜说领导很认可他,学妹第二年毕业也到了自来水厂工作。到了西安后,我心中有许多同辈的励志榜样,郝亮也是其中之一!

郭郭郭是我给郭志强同学(现在应该改称同志了,正经的同志)起的昵称。毕业之后,每次去南京故地重游,么哥会请我吃饭,而代表班级请我吃饭的就是郭郭郭了。班上同学特别是男生知道我很喜欢他,在我心中他一直是01中文最美的收获之一

郭郭郭是甘肃人,长得像影视剧演员郭涛,读者可以自行脑补!然后刚进南大,不知道为什么,有时跟他套话对方也支支吾吾的,一点敷衍的意思也没有。久而久之,我也词穷了,去西安之前我并不擅长交流,只能说些场面上的话。

然后,然后,大三上半学期还是什么时候,班委竞选时,出人意料,平时单独交流都怯怯的郭郭郭主动上台竞选了!大一下半学期竞选班委时侯哥的得票好像是最多的。即便如此,侯哥上台竞选时人也是收着的。而郭郭郭之前在班里一直不显山露水,因为他入学后成绩只是一般,有班级活动时也不活跃。要知道,之前可能大家对他印象一般,而他竟然自然地上台了!如果仅给同学上台竞选那一会儿打分的话,无疑那是一个相当高的分数!整个人非常放松,底下的人即使那一刻不是大萝卜,他也像一场婚礼的新郎主角!他那不是竞选,而是向各位莅临的贵宾致欢迎词!很多年过去了,因为当时他表现太好,我至今记忆犹深!要知道,他曾经因为放松学习被杨老师说得崩溃过!而许多同学都知道这事!很多那时成绩比他好的同学都有顾虑,他鼓起《勇气》竞选时有股大无畏精神!虽然我生在江南,长在江南,但感觉骨子里和这样的人投缘,所以后来终究还是去了西北。

后来老叶带班时他和老叶配合得很好。他的逆袭故事还没有结束,本科毕业后他顺利考上了南京的公务员!当上了上学地的父母官!这是母校、院系乃至整个01中文一起努力,结出的美好果实!因为后来的惊喜,又因为人生的欲扬先抑,每每想到我都不禁喜从心来。如果我有做公务员的机会,一定可以换给同学的话,我很乐意换给他!

张巍可能是01中文最健康的男生之一。这不仅指他的身体素质,也指他的表里如一率真自我。在中文系,自我不是一个贬义词,大时代颂诗那是一回事。张桃洲老师说改革开放以后的诗作可以看作是一种自我的回归!以前只有“大我”,“小我”都是小资乃至腐朽的产物。但没有一个个真实的“小我”,如何保证集合起来的“大我”一定是真实的呢?在那个年代能够保留“自我”的人不仅是勇者,也是那个时代潜在的先锋!

那么教会呢?教会就应该是最能合理保留“小我”的“自我”的地方!张巍同学如同来自生发《诗经》的那个时代,那种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天然不掩饰不做作的性情使他在01中文男生中有很好的人缘!真实!跟他在一块没有压力!

夏伟当年特别受女生欢迎,受欢迎到我都不想掩饰自己的嫉妒的程度!当然经历过那次嫉妒以及母会主教耿老虎等众肢体乃至更多人的特殊照顾后,我嫉妒同性起来就非常困难!一是妒火中烧只会燃尽自己,二是同性体恤照顾你接近极点。因为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所以后来我往往和同性处得要比异性更好乃至很容易跟同性建立亲密友谊!

当然在同班女生眼中,夏同学应该是接近玉树临风类型。而且性情相对温和,有次室友梁雪透露,有次他去1班上课发现夏伟同学周围坐满了女生。以前我认为女性喜欢男性有很多不情愿的因素,哪怕对方是自己至爱?后来接触了自家姊妹等母会众多姊妹,才知道女性喜欢男性起来有时不比男性喜欢女性少!后来他和刘玉香同学走到一起,李旭东同学背后怒赞刘同学的“保护爱情”!

评论 (1)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