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打卡]多谢陈文杰老师的陪伴

2024-04-18 23:35:21
1
116

虽然现在母校关注鼓励我的老师好多,但之前在扣扣上我能联系上的母校老师就是川大的陈文杰老师了。

辅导员杨克铨老师对南大中文系绝大多数老师都十分认可,对川大的汪维辉老师以及陈文杰老师也是激赏有加。不过本科汪维辉老师只给叶莱他们的一班开过一学期的古代汉语课,陈文杰老师也是给一班上的古代汉语课。二班古汉第一学期是刘晓南老师教的,古汉第二学期小方吾师转做教研室主任,于是他老亲自披挂上阵给我们上课。刚开始他另起炉灶,用自己的古代汉语教学体系给我们授课我还觉得多事,虽然我那会儿还属于传统的好学生,但我其实挺懒惰的,并不真正热爱学习,学习只是我达到目的的手段和方式而已。

大三时才上到陈文杰老师的课,不过是选修课,难免戴上有色眼镜。应试教育学生看人下菜由来已久,高中地理蔡明老师算得好说话,也深受学生喜欢。可文理分班后她还是因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度抛弃我们去外地进修还是支教了(玩笑)。她看出我们对副课的轻慢,非常巧妙地强调自己学科的重要性。而且她的职称和教学水平都挺高的,上了大学老叶和我们回母校探望老师,她刚见面就建议我们去学开车,那时还是01、02年。

其实陈老师也给本科生开过核心古代汉语课,只不过我是2 班学生(学号双号的同学),所以之前未曾亲得教泽。加之陈老师平和没有架子,所以学业稍微长进一点的自己对陈老师就不是很尊重。当时心里比较失衡,感觉陈老师好说话才敢流露出来?

大四时虽然自己保研了,但过上了猪一般的生活,长期失去了学习的动力。本校保研面试多半会宽待自己学校学生,饶是如此,叶莱面试表现比较好,我过于紧张不尽如人意?所以在学工组保研生值班遇到陈老师再次抱怨了起来,后来整个大四暑假我都在家里怨天怨地怼父母。学习过关了发觉学习分数成绩不是万能的,或者我的学习动机那时本来就是有问题的啦!

后来在老叶同志的提醒下,我才晓得应该去和陈老师沟通道歉。

毕业多年后,包括从西安回来,从深圳回来后,母校中文系师生也一直关心着我的生活包括婚姻问题。可能他们商量好,在扣扣上就由比较年轻的陈老师负责倾听我的心声,想来这也是我从母校得到的莫大的鼓励和慰藉!

评论 (1)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