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打卡]追忆中文系资料室贾老师

2024-04-14 11:34:55
0
45

我们以前上学那会儿,本科低年级学生都在浦口,光我们那一级大一新生就有三千多人。后来同班同学还回忆浦口的我如何如何好,其实也没有——可能只是他们把自己的好恰好投射到我身上,我也特别想表现。

浦口那会儿有一个图书馆,一个阅览馆,前者可以借出来,后者只可以在里面读。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可是夏天我享受不了空调,自己的热量不够,冬天也承受不了暖气,在里面穿着羽绒服嫌热,脱了又嫌冷。唯一可以凭恃的只有自己的成绩,现在想来里面应该还有老师们的同情分。

真正身体向好的方向发展还是大三下半学期开始长跑之后,初高中最讨厌长跑,跑完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炸了。后来却依赖长跑,跑起来感觉自己才有希望!

中文系老师经常布置看书任务,可惜那会儿老师要求我们看的书借不到买都买不到,更没有网上购书。好在中文系在浦口还有个资料室,虽然书不多,但还是大大缓解了我们的读书压力。

中文系资料室负责图书管理的姓贾,辅导员都叫她贾老师,虽然贾老师更像南京以及其他城市路上街头随处可见的老太太,学生跟从老师,我们也叫她贾老师。只是贾老师感觉比一般的老太太难说话,后来意识到她其实倒是懂得管理学的,理论底蕴未必深厚,实践操作杠杠的。你想,能考上母校的都是人中“精华中的精华”,太随和客气,可能学生会不尊重她。事实上,她也从来没有耽误我们看书借书。

只是大二暑假跟从小方吾师上完暑期班后,贾老师对我态度忽然发生变化。高老师给中文系高年级本科生暑假义务开设暑期班已经很多次了。当然因此也会遭来非议,比如贪钱,不要钱,免费,那么贪名。当时台下的我觉得这些非议很无聊,现在发觉,这可能才是小方吾师乃至其他老师工作的常态,你想多为人民服务一点,不是在解决问题,反倒是在“制造问题”。

那次暑期班是我和高老师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他甚至手把手辅导时让我清理鼻子。之所以那篇论文出彩,因为是他老人家手把手教的,你去读这篇文章,你去读那篇文章……有时我抄多了卡片,《论语》前所未有的熟悉,但老师也会临时秀一手,估计《论语》他是可以倒背如流的!而且毕业前夕才发觉他的才气很高,而他一辈子的努力就是在克制乃至抑制自己才气的多余不当发挥……

写完那篇以后,我觉得挺累的。当时老师嘱咐我们过段时间再一次,可惜后来我再也没有动过那篇论文一个字。研究生毕业前夕,有发表任务,其他稿子质量不过关,唯独那篇编辑一眼相中。然后导师知道了,劝我修改,这样也节省版面费,我自谓“不刊之论”,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后来版面费没少交,论文后面的附录全被删了。

大三上半学期开始,我去浦口资料室借书又遇到了贾老师。这一回贾老师见到我出奇地和蔼温和,“听说你暑期班论文写得相当不错,拿了一个高分。”她这样我都有点不太适应,不过也是第一次听到老师们对那篇论文的评价。她只是资料室老师,上班坐班下班走人,学生学习如何和她收入没关系,又没有绩效工资。她拿走那份工资就行了,学生们的学习上进长进和她有什么关系!

又后来,保研又怎样怎样的我就飘了,再在鼓楼逸夫馆那里遇到贾老师。本以为她更会上来说我两句漂亮话,谁知她见我那个样子不屑一顾!人家可能在中文系几十年了,什么大师大牛没见过,在她面前摆谱,人家不吃你那套!你以为人家只是中文系打杂的,人家自有她的追求和风骨……

终于遭受大挫败,又许多年之后,想起贾老师,才不禁肃然起敬。

评论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