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打卡]母校本科那些事儿——老师篇(五)

2024-06-29 11:08:22
0
78

教1班外国文学的是唐建清老师和董晓老师,教2班外国文学的是俞斌老师和昂智慧老师。

唐建清老师虽然教的是外国文学,却以温文儒雅著称。而俞斌老师则大大咧咧,为人不拘于形式。当然他们的讲课水平都很高,董晓院长当时幽默地表示,唐建清老师和俞斌老师的授课水平旗鼓相当,但自己和昂智慧老师还是有一拼的。当然这是董院长的自谦。董院长的父亲是南大前副校长董健先生,虽然曾同时执教于南大中文系,但父子在不同的教研室,研究方向不同。但因为受父母影响(董院长母亲当年也是南大学生),董院长不仅学术功底了得,而且行政管理沟通能力似乎与生俱来。后来01中文涌现了大量对国家和社会有突出贡献的杰出校友,离不开母校本系其他老师的殷殷教导,也得益于他和辅导员杨克铨老师的守望相助。杨老师对自己的学生很关注,后来我到了西安之后他还不吝指导,有时他只是爱我们在心口难开情浓不能吐露而已。

因为外国文学1班2班排的是同一时间,所以我一直没去1班听过唐建清老师的课。只是他的口碑很好,还乐于提携后进。他的得意弟子詹悦兰同学后来学有大成,成为唐老师的同行,唐老师功不可没。大四时,那时我们还愁写毕业论文,那时候詹詹已经在唐老师的指导下作为第二作者出版专著了(第一作者当然是唐建清老师)。这对于詹詹当然是莫大的鼓舞,而且詹詹为人的正直善良平和真诚也应该多少受到唐老师影响。

俞斌老师在中文系大老爷们中人缘很好,他也是中铁李冰李总毕业论文的指导教师。后来学士毕业论文等第叶莱和李总都是优秀!俞斌老师是个多面手,他研究现当代文学时写过名著《张爱玲传》,但他又长期任教于外国文学教研室。这样的例子在民国屡见不鲜,甚至赵元任先生学校都不知道安排他到哪个院系任教,北大王瑶先生是服从组织调配,在当下很少还有老师会在专业之间跳动了。

我喜欢俄罗斯文学多少也受到董晓院长影响。当然俄罗斯文学不仅是董晓院长这样科班出身的研究方向,也有王彬彬老师这样自己兴趣爱好的拥趸。可能怕有卖瓜之嫌,董院长跟我们在一起只说列夫·托尔斯泰、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俄罗斯文学三峰并峙不分伯仲的三座不可企及的高峰!彬彬老师更是绝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小说家,没有之一。小亮原先对俄罗斯文学特别陀思妥耶夫斯基特别着迷,后来没有在这个方向上继续深造很可惜!那时候董院长带我们一起看根据诺奖得主帕斯捷尔纳克作品《日瓦戈医生》改编的同名电影至今记忆犹新,电影放映结束之后,董院长做的精彩点评更是沁人心脾,发人深省。我认为这就是美的教育。同样当年我们系里公开私下还观摩了电影《城南旧事》、《霸王别姬》等经典电影,如果每部电影观摩结束之后,都及时有老师做出经典点评,那大学生活会精彩更多!后来到了西安,王怡牧师、齐宏伟牧师的影评经典著作,以及主教讲道中涉及到的对相关电影的点评,都刷新了我的三观,推动了我的价值体系的重建!

昂老师的教学是抒情式的,从无疾声厉言。大概受到西方文学的深刻影响,她课上课下都渗透着温情,无言中都天然带有治愈果效。她偶然谈及自己儿子,是心疼地劝自己儿子不要那么累,不用那么卷的。可能只有读到她那个学历学识到她那个级别这样说才能立见诚恳,她永远是不紧不慢的,但在反对内卷上却是身体力行的急先锋!

评论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