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打卡]母校本科那些事儿——老师篇(六)

2024-06-29 10:38:04
0
138

汪维辉先生原来在四川大学跟随大师张永言先生读完博士后,来到南大中文系跟随音韵学当代泰斗鲁国尧先生读博士后。这是汪维辉先生的幸事,也是四川大学、南京大学的幸事。后来汪维辉先生回家乡到浙江大学任教了,连刘晓南老师也去了复旦,但他们为母校以及中文系做出的贡献江苏父老永远铭记。

小方吾师年轻时直接就由父老推荐作为工农兵大学生进入母校就读,因为表现好学习优异,毕业后直接留校,跟随大师洪诚先生主攻汉语史。汪维辉先生求学之路则修远,但他老始终都痴迷学术,最后拜入张永言先生门下,又得鲁国尧先生指点,这是他的际遇,更是他的努力!

本科时汪维辉先生曾担任01中文1班的第一学期古代汉语老师,同是四川大学毕业的陈文杰教授担任1班第二学期古代汉语老师。戴未泱说别人羡慕我们2班的师资配置,1班何尝不是如此?据室友宗飞说,汪先生课上经常请叶莱在黑板上答题,似有特别看重之意。陈文杰教授大三我才有幸上过他的课,只是当时已经懒得敷衍了,至今想来都觉得实在可惜。

很多汪先生的事情我是读研时才了解的,因为他与小方吾师都在汉语言文字学教研办公室,读研时听他的课渐多与他的直接接触也渐多。

他老在词汇史研究方面在全国独树一帜。他老读书时就作为第二作者在《中国语文》(第一作者是张永言先生)发表过重要论文,当然那时候他就比一般的博士生资深了。后来这个传统一直保留在了汪门,史文磊先生、刘君敬同学在跟随汪师学习期间相继在《中国语文》发表了大作。当然,顾涛师兄他们的论文质量自然也达到了汉语专业(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的简称)第一刊的发表水平,只是小方吾师低调得都至今没有在《中国语文》发表过任何论文。而小方吾师的专业水平古典文化涵养拼搏精神连九盈老都赞叹不已!

名师们的卓越传奇非但没有在对方的熠熠生辉下黯然失色,并且汉语专业乃至整个文学院乃至母校的许多大教授在过去一直是紧密团结默契合作相得益彰交相辉映的。只是随着鲁国尧先生等一大批当代鸿儒硕学的退休,年轻一辈得赶紧跟上了……

柳士镇先生也是原来南大文学院汉语言文字学教研室的老师。鲁国尧先生后来长期是内地音韵学泰斗级人物,李开老师也是在全国汉语学界备受仰慕的大教授,而柳士镇先生则是洪诚先生的得意弟子,江苏乃至更大范围的古汉语研究教学多年就是由以他们为代表的南大老师撑起来的!

在读研结束,即将离开母校之际,我好像有一种预感,于是依依不舍,流连忘返。临别时,小方吾师捧出一本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的经典大作《鲁国尧语言学论文集》赠给我,我才深感安慰。后来再去西安求学时,随身没带几本书,但还是郑重其事地捎上了那本经典大作。翻么我是翻过,吸收多少难讲,但仅凭鲁老精粹论文集中仍然保留谈“比基尼”一文就知道实属脱俗的世外高人!鲁老自己也说了,论文集不能厚,所以想必很多他的经典论文他也忍痛割爱了。唯独这一篇容易引来误会非议的,鲁老却不仅允许而且特意加进自己一生的精粹宏著中,很有《圣经》“清洁的人看什么都是清洁的”那种意思。

顺便提一句,汉语第一刊(也就是标志着汉语言文字学研究最高水平的刊物,所有汉语学人学子以能发表在此为荣)《中国语文》曾经破例为鲁老的惊天重大创获连载……

李开先生早在本科时就久仰他老大名。汉语教研室的老师比较低调,鲁老年轻时经常去给千帆老拜年,有时也就有关学术问题向千帆老请教(《闲堂日记》中可见)。但本科时如果不是中美文化交流中心的中方老师提到鲁老师,我可能都不知道老人家这位汉语教研室学科带头人,中国音韵学研究会会长!当时只是纳闷,鲁老师是何许人也……

盛林老师讲授《语言学纲要》时也只提到了方光焘老先生的名字,告诉我们南大语言学概论这一块可以说是“方派”。当年南北语言学学术论争很激烈,影响也很大。当时黄景欣先生也为此撰写了一些重要论文!

李开先生我们本科时德高望重的他曾到浦口开讲座,只是因为前期工作出现些微状况,因此怠慢了老人家!李先生为人非常和蔼亲切,因为我大四听他的课第一学期考试成绩不错,他一度对我印象不错。研一时有次上完《中国语言学史》,在厕所遇到他老,他老也不在乎场合不讲究礼仪以及形式,客气地叫着我的小名“颖颖”,除了他老只有自己爷爷是这么叫我的,让我给他刚刚上的课提提意见!

后来读研时我专业课学得那是相当一般,他老便再也没有问过类似问题,考试时也只是委托他老当时的博士生顾涛师兄监考!本科时考试他老也亲自到场的!读研时是我整个学生生涯中最想学好的时期!可有时太想好反而更难学好!只是到了西安我比小学生学习还认真还较真还当真之后,最后离开西安前止不住向主教公开私下提意见,因为有时向他们那种真专家提点有含金量的意见也很不容易!

柳士镇先生也是洪诚先生的弟子,他老人家的成名作《魏晋南北朝历史语法》就是研究古汉语语法的。而洪诚先生生前的古汉语语法研究是一座绕不过去的高峰,是当时撰成汉语史奠基之作《汉语史稿》的王力先生都非常看重的!

柳先生的古汉语语法研究大大得力于师承,但柳先生又不囿于限于师说,他的成名作《魏晋南北朝历史语法》卓荦不凡,千帆老读到后都忍不住赞叹(仍可见《闲堂日记》)。

柳先生不仅像洪先生一样,治古汉语语法有声(这原来是徐复老评价洪诚先生的,这里盗用了),而且他老的行政管理能力很强,一直受到校院领导的重视和任用。他老为义务教育的普及也做出了特殊的贡献,如果大家认真翻看中小学人教版语文教科书的封底就能看到对温儒敏、柳士镇等先生的鸣谢!

评论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