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打卡]《母校本科那些事儿》(八)——老师篇

2024-06-22 12:27:39
0
146

刚上了南大,室友梁雪要去校刊《开拓者报》应聘编辑,于是我也跟着去了。他刚上南大时很带劲的,毕竟是当年江苏省语文高考第一名。我则是八卦新闻看多了,比如明星陪朋友报考朋友没考上明星却开始出人头地。当然,这种事情经历多了,才知道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反是到了西安以后,没有啥真的企图心了。若不是为了自家姊妹,如果不是因为感情,可能我会永远愉快地留在那。其他人换作我也不好做,有时优势占便宜,有时优势也拖累人。待的地方多了,谈不上宠辱不惊,但有时过于淡定也未必讨喜,毕竟鲁迅先生生前都未必过得多好。之前在陕北推销《神州》杂志,闲了就去当地图书馆看书,那时也会请教主教要不要读中共领袖选集。有一本大作叫做《沧浪之水》,读完觉得待在教会真是幸运……

当时《开拓者报》的主编是同系张雯师姐,执行主编是华岚师姐。张雯师姐长得有点像明星何晴,当然都还是老百姓家孩子,不然干活压力就太大了。大二那会儿,辅导员杨克铨老师肯定了我的专业课成绩,当上班干部后体育课我站在同班女生上篮的篮架后面观摩。结果有个别女生上篮失准以后抱怨我,很多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当时我并不真正认可自己,以至于保研后就马上膨胀了,物极必反嘛!

那会儿我比较书呆子,室友陈志向说张雯师姐是美女时,我听着都觉得失礼了。没想到师姐很高兴,说陈同学有眼光。相对来说,张雯师姐管理比较人性化一些。其他师姐则各有特色,戎丽娟师姐不把别人当外人。

之所以张雯师姐记得那么牢,因为她谈到过现代著名作家。董晓老师教外国文学特别俄罗斯文学,但他也熟稔现代著名作家,比如官方的“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但有时南大的现当代文学老师评价就不只如此,至少不仅限如此。在海外汉学领域专家夏志清的眼中(可见于《中国现代文学史》,其实我从来没有看到原书),有些过去不被那么认可推崇的现代作家,其实在现代文学史中占有相当重要地位,比如沈从文、张爱玲、钱钟书。而张雯师姐是特别认可沈从文先生的,无独有偶的是,我们江苏省苏州实验中学的同学老俞俞建军也喜欢沈从文的作品,而他进了高中学习不那么积极。连不那么爱看书的同学都喜欢读他的作品,有点道理的吧。

那时我们01中文2班的现代文学授课老师是刘俊教授,而1班的现代文学授课老师是阿潘潘志强老师。学生男生都敢如此昵称的男老师,中文系独此一人。不仅如此,他的风格特点显著,有民国教授遗风,实在是如今象牙塔里的一股清流。这是南大中文系乃至南大学术特别自由所仅存不多的硕果,而且随着体制评级的严格,即便南大文学院自身,再产生一位这样的老师也几乎不可能了。

在丁帆老师的描述中,潘志强老师是只要一支粉笔站上讲台就可以娓娓道来,把一部中国现代文学史讲完的奇人。这还不算奇,中文系现当代文学其他老师也可以做到。奇的是潘志强老师据说早年失去心爱的人后,就终身未婚。张伯伟老师不用微信,阿潘更决绝,连电话都不用。除了正常的教学,其他时间想找他只能在他门口留言,也就是说他都不常在住处。至于写著作评级之类,他更是如闲云野鹤一般。换所大学换个系,估计这样的奇人早就狼狈不堪了。可阿潘偏偏是中文系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一,这是所有南大读中文的人对母校风骨传统的尊重,毕竟正轨大学不能都是如此,但也不能一个没有。而我偶尔也是唯一一次去1班蹭课,碰巧阿潘老师正拿着粉笔在讲台下面讲沈从文。

王彬彬老师的肖像照像鲁迅,而那次阿潘老师讲沈从文仿佛在拍沈从文先生的自传电影,他就是沈从文先生本人,而不是所谓课堂。阿潘老师如同自言自语,告诉我们沈从文内心是一个“槛外人”(城市文明甚至现代文明以外的人)。那种讲课方式太独树一帜,以至于把当时的我吓坏了,后来再也没敢去他的课堂见他,哪怕他在本系本校的名声那么大!

若干年之后,学校百年系庆,系里给足了01中文面子,董晓院长来了(虽然当时还没有就任),连闲云野鹤的阿潘老师也来了。我在西安长安区生活时,也几乎有点在城市文明之外,至少算城市文明的边缘吧。我至今有没有读懂沈从文我不知道,但那时喜欢阿潘老师是真的。通常有美女出席是优待,但那次董晓老师、阿潘来了,算更是鼓励我们这些名已毕业心却从来没有毕业的学生后辈吧……


评论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