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打卡]回想外公外婆大家庭的恩情(二)

2024-06-04 12:56:22
0
57

二阿姨和二姨父长期在我心中是存在缺乏感的。如果小时候非要让我在爷爷奶奶大家庭和外公外婆大家庭中二选一,我会倾向前者。现在则是都要。

小时候在张渚大街上遇到二阿姨,她会激动得下自行车到街边买点糖果给我。相遇的那个地点连蒋曦外婆家很近,后来他外婆过世时他没有上学在外婆家门口守孝,放学路上我看到他了。他妈是美女,发小周君来也是帅哥,所以很长时间我的颜值优越感不强烈。

小俊表哥说小时候的我“骨瘦”,实在是这样。长期以来我认为只是自己的体质如此,后来2014年从西安回来发福发觉不是如此,近来肚子小了意识到更非如此。

二姨父是船老大的儿子,我纳闷了很多年,近几日才意识到他们的沉稳大气之处。虽然张渚家中妻子的话语权很重,或许全国也是如此,但二阿姨在自己小家庭话语权之重仍是让人啧啧称奇的。船老大的儿子怎么这样?

前几年我硕士读完再西安镀金回到宜兴遇见小俊哥,他小时候见到我并无轻视之意,那时见到我也不觉得我多么稀奇。这种定力让我吃惊。不过想想也是,小时候他带我画铅笔解放军摆弄战士塑料造型(有站姿有持枪卧姿),家里吃萝卜丝饼邀请我紧吃,我在播放机里听的第一首流行乐就是在他家听的《男人爱潇洒女人爱漂亮》。

我也在他家玩过小游戏机。在张渚那时候小学中午要午休,我那会儿精力过盛,在学校伏在桌上睁开眼睛就要被安排值日的班干部批评,那是我当时不多的可能被批评的机会。于是有一次在路上遇到玩伴孙明毅(音,字我无法确认),他就带我去学校旁边的游戏机房玩了一把。城里孩子有城里孩子的孤独,村镇孩子有村镇孩子的热闹。那时那里的游戏机房门可罗雀。在小婆婆家我也玩过小游戏机《坦克大战》,也兴趣不大。在表哥家玩小游戏机,有款游戏虽然没玩多久,但却是我这辈子一直想再玩一次的。在他那玩没有上瘾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动不动就被二阿姨制止停下来让我玩。

是啊,吃他家的玩游戏也是我优先虽然他家经济条件不是特别好也没靠过我家什么。他爸那种中国式谦卑(我把主教的谦卑定义为绅士式西方谦卑)说话别说在我爸和我面前了,连孙辈听了都会觉得惭愧不好意思吧。做姐夫做表哥做到这个份上你还想怎么样!不愧是船老大的子孙,智商不露,情商无痕!而今他们长大后我从未见过的孙女也上晓庄师范了……

评论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