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打卡]小忆董晓院长

2024-05-10 15:43:50
1
120

你说我是不是风吹两边倒的人,我必须是啊,见风使舵,鉴貌辨色,这对于我来说是比学习乃至工作婚姻更难的。我比较过敏,关键在于我是温室中长大的,不仅父母,连主教过去都有意替我过滤了许多。而今,他们又在培养我,故此,我又得短时间接受大量真实人生的洗礼。因为非如此,我可能永远干不了大事!

主教虽然是我老泰山,但我真只把他看得无比神圣,却怠慢轻忽敷衍自己老爸,当然他也会包容我,但多少也会失望吧。他老是有理想情怀的人,只是利益他就不是大主教了,服侍实在是个苦差事。

因此我讲感情,而不只是追逐利益,老人家表面笑话我,内心却会敬重我,别忘了人家可是干过国际贸易兜里揣过大量美金卢布的。我忘不了他,他的洒脱不羁是一方面,他的执着痴情更是一方面。只是在自己白净的脸上抹了一层又一层泥土,这是属于他们的低调。

董晓院长也是这种类型的。他是南大前副校长董健先生的爱子。董健先生的老师是戏剧大师陈白尘先生。陈白尘也是传奇人物,传说他老人家年轻时从国民党高官那里凭才华抢走了大美女。不管国民党统治如何腐败无能,当时他们对文化人是真尊重。老艺术家严顺开先生主演的《阿Q正传》正是陈先生改编的,换句话说,那时陈先生在戏剧界尤其是东南这一块应该是无人能出其右。

我爱看电影,以前总认为那个浪费时间,东海里门前原来的大众电影院原来我是帮着看自行车的。后来成都名牧师写影评,南京齐宏伟牧师写影评,连大主教讲道时都会时不时提到某部电影,自家姊妹也是电影文青,我自然以加入他们行列为荣。只不过自家姊妹经常吐槽看的电影,不像我,看电影是叫花子吃死蟹只只好!

董健先生当年在母校婚恋也有一段故事。进了学校以后,董老先生看中了学校一位才女,很快大胆表白了。才女直接回复根本不可能。但最终他们还是走到了意思,他们就是现任文学院董晓院长的双亲。所以当年一进南大,班导师董晓博士(他那会儿还刚刚博士毕业留校)就说,大学里有两件大事,一是读好书,二是处理好对象问题。后来知道了他父母的故事,相信那不是油腻,而是师长的肺腑之言。

成年男性分酸性碱性男性,刘德华就是从酸性男人转型碱性男人最成功最经典的例子。我原来属于比较标准的酸性男人,而主教和院长则应该都属于碱性男人。酸性男人适合观赏,而碱性男人才是能真正担当适合做导师知己朋友的。

主教当年在西工大读本科时理工科的他对本专业学习热情度一般,整天抱着本黑格尔的《小逻辑》穿梭在校园李,而院长自述整个学生生涯直到在北师大读完博士也没有拿过任何奖学金。主教更是在毕业后自费八万去第四军医大学读了心理学硕士。顾涛师兄、顾迁师兄他们本科毕业前学问就已经了得了,可他们也没有直接保送,而是支教一年后回来继续读硕士。叶莱同志也是如此,只是可惜他后来没有继续深造,不过真有书法专业的话,他刚进南大就是个博士了。

第一次师生见面,董院长就给我们献唱一首《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真正发觉他唱歌了得还得等到去了安徽西递等古镇时他给我们唱了一首俄语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些同学,那种环境,那个氛围,让人真像到了莫斯科郊外夜晚度假一般。主教也给我们唱过俄罗斯的《三套车》,那种唱腔境意境非同一般,只是没唱几句就戛然而止。他是大主教,我们又不敢造他反强迫他老唱!

当然董院长的专业是俄罗斯文学,讲他不能不提他的俄罗斯文学研究。他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是俄罗斯文学中最出色最伟大的文学家,当然在他眼里三人是不分伯仲的。只是后来年轻时写诗后来研究现当代文学甚至引发“二王之争”(一位是前文化部部长王蒙先生,学术不看职位名衔,所以文学院最看重的有时并不是行政领导,党委书记当得好的标准更是无为而治)的王彬彬老师更是直言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世界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小说家,甚至没有之一。当然学界也不是只有王彬彬老师一个人说。

在系里给我们放的电影《日瓦戈医生》放映完毕后(当时我不怎么看电影,但班导师到场我也会本能去捧场),董院长给我们分享介绍了这部获得诺奖的名著中的女主人公,称书中的“娜娜”是俄罗斯文学中不朽的女性角色。之前我还从来没有听哪位老师把书中的女主人公抬到那么高的位置,如果要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找等量级女主人公的话,那么只有《牡丹亭》中的杜丽娘和《红楼梦》中的林黛玉了。顺便带一句,虽然世界文学老师没有提要求,但我还是看完了这部曾引起争议的世界名著,我的观感和院长是一致的,当然也不排除先入为主。也正是在他的影响下,我看完了陀翁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罪与罚》《卡拉马佐夫兄弟》。那三部当时第一部看得有感觉,第二部就感觉自己被卷进去了,第三部有作者对牛弹琴之感。后来信了基督回想起来第三部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只是当时读得有点痛苦。

院长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是一个人,我离校的时候是这样,后来不知道怎么样了。但他有一次来男生宿舍还提出带我们去女生宿舍看看,大概当时自己太想去了所以反而推脱没去,失去了本科唯一一次去女生宿舍里面看看的机会。后来新闻系系花住的是我们原来大四时住的那栋楼,迷乱那段经常在楼下看着可能是她的窗口的那座七彩风车发呆。

评论 (1)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