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打卡]而今再叙伯侄情

2024-04-14 14:45:36
0
40

当年去小方吾师家,蒋师母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说起鲁国尧老师的论文不愁发表,反而是核心期刊求都求不到。不敢自比鲁国尧先生文章的质量,但我觉得如果要写就该认真写,何况史笔如刀,而我又是“中情怯耳”之人。

当初风波那段,我会经常路过醋库巷,甚至手头宽时在凤凰街乃至他家更远处借旅社宾馆寓住。熄了灯,我在被窝里迷茫地看向房间别处,找不到自己,找不到方向。后来有些处理对我而言是种解脱,我终于可以置身事外了。

咱们爱国的口号历来是喊得最响的,但抗战时汉奸也是不能说少的。咱们是最讲究感恩的,但可能发家包括管理是最需要学习六亲不认的。没办法,你终究需要面对现实,甚至凝视深渊。你越犹豫越讲究是非道理,你就是越理亏的人,或许古已有之?

别说那会儿我不明白,现在我也不大明白,更可说我不想明白!谁又不是这样?谁又能逃得过呢?

我不想写,因为我在等他们家更新更美的图画。我也不舍得写,好像写完我的世界又变回空空……宁愿忍受他们的人和事在自己脑中盘旋,好像回到了当年的初见,好像又一切都没有发生。尽管他们发家前两家关系更密切,但我想他们发家也是我家乃至整个爷爷奶奶大家庭共同的心愿。

有些不是某个家庭某个大家庭需要面对的,也是后来当今整个社会必须面对的。作为东坡后人爷爷奶奶子孙的我们交出如何的答卷,希望能给天堂城市人们以启迪,更给神州树立一个相关的典范!

评论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