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留言本 用户 搜索 我的社区 在线学堂 商城 购物车 支付钱包
全部

我与地坛

南方小荔枝
发表于 2024-07-09 00:34:02

我刚开始看我与地坛,我看不明白,感觉好几段都特别绕,我甚至一度认为是史铁生在强行装高深装逼,说一些看上去很牛逼的话,后来看了好几遍,才发现是自己境界低了。这本书说实话,我看来看去就看了前半本,每次看了一半就突然有事放下了,再拿起来忘得差不多了就又拿起来重新看,循环往复,看了好几年,才看了半本。

但里面有句话,我很印象深刻。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人是欲望的载体,此时此刻,无数的歌舞剧目在人世间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身上上演着,不管这些事发生在谁的身上,总之他就是这样发生着,或许在你身上发生了,又或许没有,但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当你把注意力放到整个人类整个世界上,个人的遭遇和境遇就不再重要了。这样不同的歌舞无时不刻不在上演,永恒的存在着,从这个角度看,个人的得失也就显得无关紧要了。这应该也是史铁生对自己这一场突然的变故的开解吧,他前面还有一句“当然,那不是我。但是,那不是我吗?”我觉得这里他是有一种天地不以万物为刍狗的道家思想在里面的,不管宇宙永恒不永恒,组成万物的物质是在不断轮回交替的,我是他,他也是我,万物为一,有一种超然物外的境界了,当你将自己和世界融为一体的时候,也就不会在乎自己经历了什么不幸了。

就像赤壁赋里面的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

58 0

评论
意见反馈